chuxyz

想到Percival可能有非常非常亲爱的家人,兄弟与姐妹。妻子温柔的手来帮他戴领针,两个孩子。家里有炉火,可以光着脚踩上去的柔软舒适的地毯,可口的热汤热饭。然后一天晚上他下楼,发现门大敞着,冷风和雪全刮进来,一开始他以为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影是贼,可那是欧洲最棘手的黑巫师。家庭还是很重要的,人应该都有家庭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