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uxyz

脑洞

论一个人能酸到什么地步(说我自己)
圣诞夜 macusa
“所以还是没有找到前部长”
“你又何必说这种话,他后来被代替的时候,我们都没觉得格林德沃比他之前还恶劣,甚至判断不出具体替代时间。还有请别在过节时候说这种丧话。”
“有人说昨夜看见graves家门前有一虚影上了辆马车,那马车颜色浓过那晚的夜色,当时还有大雾。。”
“好了,可以了,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你存心让我不愉快的过节吗?你这么关注下落未知的人,不能同情一下那些在欧洲的牺牲者吗,可能到现在都没人去收尸。你还不如把你办公的东西都收拾上马车拉走,到纽约街头去奔走呼号,看能不能找到吧。朋友,现在局势这么紧张,此刻圣诞是我心灵上的慰藉。请不要再在我耳边提已经是过去式的人了,无论你是消极地提起话头,还是用诡异的故事刺激我的神经,也不能改变这位在我这里印象的一丝一毫,同情怜悯等其他感情的滋生发生在他存在的时间区段里,而我现在,十分欣赏现任部长。”
(有名,论如何欣赏当下系列电影,并与制片人对观影者的感情规划一致步调,这都是乱七八糟的,十分抱歉)







评论(5)

热度(8)